江水孤寒。

不可说,不能说。
王黄不拆可逆。

【杰佣】被杰克从柜子里抓出来。

#玫瑰葬礼设。来自 @-狼来了-
#是联戏,奈布视角。

——我已经死了。

直到现在,我还没能接受这一现实,死了——?就这样?也许我得走得远一些去清醒一下,满是十字架和玫瑰的地方可不适合清醒。

伸手搭上有些锈迹斑驳的柜子,犹豫片刻稍一使力将其拉开,略略侧身藏入其中,背后靠着边缘缓慢滑坐至柜底,伸手从侧面环抱住膝盖竭力将自己往角落缩缩。

细碎的脚步声在周围响起,透过缝隙向外简单一望,那人头上戴着一顶弧度圆润且有墨色的鸦羽装饰的礼帽,领口和十字架耳坠上所刻绘的花纹不用细看也能想象的到,嫣红的玫瑰恰到好处的缀在外套和衬衫的交界处。

——伪绅士。

在心里默默地讲了几句他的坏话,抬手摸上自己被半强迫性戴上的十字架耳坠,稍一使力将其摘下攥在手心,敛眸再往柜子一侧贴近一些。

——别看向这边。

然而事与愿违,他还是看了过来,似乎是不太确定,他在柜门口站了片刻还是拉开了柜门,抬手抚上胸口轻微使力下压企图安抚过快跃动的心脏。

被他拎起强行拥入怀中,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抛入半空,恐惧在一瞬间席卷全身,下意识闭上双眼旋即落入一个冰凉又结实的怀抱,恐慌和不安在一瞬间被驱散干净。

摆副不解模样重新睁眼去瞧他面容,兀的想起他究竟为什么而来,皱着眉伸手去扯他领带,稍一使力将他向下拉些,与此同时抬头跟他对上视线。

“……我不想看我自己的葬礼。”

他沉默了半晌,用以回应的只有低低的轻笑和一句斩钉截铁的话。

——“你必须去。”

瞎写写。
@苏立青。 空间抱来的句子。
还有以前的圈名和悄咪咪抱过来的一个名字。字丑就不乱打tag了。

缠线耳钉。

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

当年还不认识魏老大,上学的时候因为游戏打得不错天天被学校里那群……呃。怎么说。算了不形容了。
天天被学校同学戏称天哥。天哥就天哥吧,还非得用那种喊古惑仔的语气,后来到了训练营也是。我真是……。

哎。年轻哪经得住这样的怂恿,没忍住就去打了个耳洞,在左边,挑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真正放到耳朵边上准备打的时候才察觉到紧张,声音响起来之后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伸手就捂住顺带嗷了一声。

其实也没那么痛,心理作用。冷静下来之后觉得刚刚打的时候真的不疼,疼的是前面装饰和后面夹子卡得耳垂疼。到家之后发现取不下来。又折腾了半个多小时。

后来就能很神色平静的摘了耳钉然后重新戴上,再然后就到了现在,偶尔会有粉丝寄给我一些或可爱或凌厉的耳坠。
上回有粉丝问我这个牌子你喜欢哪一款,然后给我看了看。我随手挑了一下。

……我就是觉得这个红色很好看。真的。

*参照狮子座的缠线耳钉。

刚刚要吃饭的时候看到的。
本来拍了七张,因为强迫症原因……orz.
给我消了一张下去。

我和王不留行先生的相处×!

夜雨声烦是大型的猫科动物。

谁都管不住他,拎着冰雨就像猫科动物露了尖牙利爪一样,他稍稍眯起双眸一瞥,并不说话,便能冷淡得谁都不识。

直到他遇了王不留行。

如果把夜雨声烦比作深渊晦暗情绪积郁交织成网的话,那么王不留行就是光,清冷而疏离是外表伪装,他对恋人还是很温和的。

两人唯一的不合适,就是都太理智。

不过后来还是在一起了呀。吵吵嚷嚷的不按套路出牌的妖刀和温润如玉的魔术师。

胡七八糟的段子。王夜。

王夜。

夜雨声烦是个挺怕冷的家伙。
偏生他体温比常人还要低上那么一些,拜冰雨所赐。但是冬天却怎么也免不了指尖晕上寒凉,身体健康状况瞬间下降几个档次。

在遇着王不留行之前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冬天就那几个月,熬过去就熬过去了,然后会是身体逐渐恢复的春天和健康完整的夏天。
他们那的秋天短的可怜。几乎全晕染上残夏的色泽。

遇到王不留行之后冬天王不留行总爱把他抱在怀里。王不留行比他体温高一些,对于他来说,冬天似乎比以前好过许多。
王不留行会在中草堂的草药地里找些温和的药草,用药炉煎出来倒在瓷碗里给他喝,他要是不喝,王不留行就回拿糖或者其他的小东西诱哄他喝下去。

这些小东西可能是晴天娃娃,也可能是铜制铃铛等等,反正王不留行给他的东西没有重样过,而且基本都是他想要的。

不在家里的时间总是空白的,夜雨声烦总会恍神,然后想着想着就又绕去了王不留行,想他的音容笑貌,想他的一举一动。直到那人啼笑皆非的来接他。

夜雨声烦在遇到王不留行之前曾有过酗酒的毛病,他总是将自己锁在屋子里,锁上窗子拉扯上窗帘,拎出酒往桌上一放就开始了。总也不会间断的,除非他直接喝晕过去。

王不留行来了之后就没收他的酒了,无论他跟王不留行说什么,对王不留行撒娇或是如何,王不留行就是不买账。
不过也好,夜雨声烦现在喝酒也不会再喝多了,最多一两杯。他想喝多王不留行就冷冷的看他一眼,然后做自己的事。

他们就这样走过了冬季,或许还有以后的冬季。

之前就收到啦但是一直miu发。
不管怎样先舔舔……。
阿少天真可爱老王真帅……。 @晴明大人的脸由我来守护!
悄悄地圈一下我就跑。耶。

被我自己喂了满口玻璃渣。
哎呦……。
什么夜雨声烦忘了王不留行。
什么仿生机器人夜雨声烦只是王不留行为了留住索克萨尔的工具。
太苦了,也太锋利了。

王夜日常。鱼肉炒饭。

#王夜日常。#
#鱼肉炒饭。#

王不留行最近越来越过分了!

今天早上他做饭,我迷迷糊糊的睡觉,结果他不到半小时就把我晃起来了,然后我吃完早饭抱着猫蜷他怀里跟着出门。

这次去森林里找材料,我又是一路睡过去了,不知道王不留行跟阿夫拉图又闹了什么矛盾。反正等我醒的时候阿夫拉图就已经蜷在我手边睡着了,王不留行不知道跑去哪边了。

我喊了两声,他才闷闷不乐的走过来,半蹲下来看着我。

“你想吃什么。”
我能挑什么?我就那几样食材不吃你还不清楚吗?
我一脸看傻子的眼神瞅着他,他一副无辜的样子,然后拿出一个之前大概是装过食物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空掉的食盒给我。说之前装了鱼肉炒饭但是后来给猫偷吃完了。

顺手指了指阿夫拉图。
嘿我当时就火了。阿夫拉图什么时候吃过熟鱼肉?它还没那么闲。
一般阿夫拉图会跟着我喝牛奶,吃我做的生鱼寿司。但是我从来没看见它吃熟鱼。

王不留行撇撇嘴然后抱起阿夫拉图,指向阿夫拉图的胡须让我看。哦,有一粒米?
但是不可能。我今天早上才喂过它。而且它绝对吃不完那么多。

后来我证明了一下,果然还是王不留行给吃完的。
嘿王不留行,下次你要吃我的午饭你直说好吗,别甩锅给猫。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很简单。
亲他一下就知道了。

王夜日常。依赖症。

#王夜日常。#
#依赖症。#

最近王不留行越来越奇怪了。不管做什么都喜欢扯着我一起,我是真不懂他的脑回路。

比如说今天早上,他要去微草指导那群孩子们,结果他随便给我套了件衣服就把我也带去微草了。但是我困啊,我就在他怀里继续睡了。他就驾着灭绝星辰慢慢的低空飞行。

等到了微草城的时候吓得飞刀剑木恩等等都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我就迷迷瞪瞪的看着他们,然后接着在王不留行怀里睡觉。

王不留行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干脆抱着我就这么过了半个上午直到我醒为止。

飞刀剑看我醒了就凑过来把我扯走说是要去比试比试,完全无视了王不留行黑的堪比大漠孤烟的脸。

不过飞刀剑这孩子进步蛮快的,比起我虽然还差那么一截,但也算比较突出了。最后比试完之后我们两个双双躺在台子上连窝都不想挪,然后紧接着他就问我。

“哎,夜雨声烦。你今天怎么想着跟城主一起来了?”
嘿我这暴脾气,是我自己要来的吗?明明是你们城主非得带我来好吗。不然我就赖家里了好不好。

结果我刚张嘴想回答的时候,王不留行乘着灭绝星辰过来带我回家,恰巧听见这句问话,下来之后半挑了眉毛把我抱怀里上下打量打量飞刀剑,跳上灭绝星辰一副轻飘飘毫不在意的样子。

“阿,依赖症而已。莫名就想依赖夜雨声烦。”
被他抱在怀里的我不用看也能想象到飞刀剑的脸色有多么差。

果然我还是不懂王不留行的脑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