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水孤寒。

不可说,不能说。
王黄不拆可逆。

叮咚。
雾都的杀人鬼先生你掉了一个佣兵。
考虑拾取一下吗?

……占tag歉!小声问问有没有杰克要一个专佣。……
我有弹簧手/刺客披风/匿踪绿/明艳红。

瞎写写。
@苏立青。 空间抱来的句子。
还有以前的圈名和悄咪咪抱过来的一个名字。字丑就不乱打tag了。

跑一张以前的自拍。
好了我最丑你们不要再说了。

缠线耳钉。

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

当年还不认识魏老大,上学的时候因为游戏打得不错天天被学校里那群……呃。怎么说。算了不形容了。
天天被学校同学戏称天哥。天哥就天哥吧,还非得用那种喊古惑仔的语气,后来到了训练营也是。我真是……。

哎。年轻哪经得住这样的怂恿,没忍住就去打了个耳洞,在左边,挑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真正放到耳朵边上准备打的时候才察觉到紧张,声音响起来之后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伸手就捂住顺带嗷了一声。

其实也没那么痛,心理作用。冷静下来之后觉得刚刚打的时候真的不疼,疼的是前面装饰和后面夹子卡得耳垂疼。到家之后发现取不下来。又折腾了半个多小时。

后来就能很神色平静的摘了耳钉然后重新戴上,再然后就到了现在,偶尔会有粉丝寄给我一些或可爱或凌厉的耳坠。
上回有粉丝问我这个牌子你喜欢哪一款,然后给我看了看。我随手挑了一下。

……我就是觉得这个红色很好看。真的。

*参照狮子座的缠线耳钉。

刚刚要吃饭的时候看到的。
本来拍了七张,因为强迫症原因……orz.
给我消了一张下去。

王半仙啊,我情敌真的很多的。
我贼醋的。

给自己立个flag.
我再写玻璃渣,就把自己弄死。
不行了心脏痛痛的,再也不敢写玻璃渣了。

算是负能吧。

大概又是回归了之前那种高压高强度的状态。
想写戏没有梗。而且没有我原来的手机。

深沉。这手机里面软件不全然后天天嚷嚷内存不够。
简直想跳楼。

然后……呃。
我的王杰希大概是真不打算要我了,也罢,各得其所。他现在爱喜欢谁喜欢谁,我干脆封皮不用黄少天罢了。
就是少了个给流木夜雨声烦的陪衬。
没什么大不了。对吧。

我和王不留行先生的相处×!

夜雨声烦是大型的猫科动物。

谁都管不住他,拎着冰雨就像猫科动物露了尖牙利爪一样,他稍稍眯起双眸一瞥,并不说话,便能冷淡得谁都不识。

直到他遇了王不留行。

如果把夜雨声烦比作深渊晦暗情绪积郁交织成网的话,那么王不留行就是光,清冷而疏离是外表伪装,他对恋人还是很温和的。

两人唯一的不合适,就是都太理智。

不过后来还是在一起了呀。吵吵嚷嚷的不按套路出牌的妖刀和温润如玉的魔术师。

不说什么了。
……你们看?嗯。
昨天晚上发了个动态之后被抓包了。
想死的心都有了。
超耻。
算是日常……吧。